章节目录 第八卷 第三一六章 权臣只有末路吗(全书完)(1 / 1)

作品:《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就到了大明永兴七年,这一年,大明的疆域已扩张至有明一朝的极致,这一年,大明的税赋已是攀升至六千余万两,这一年,大明已然步入前所未有的盛世。

这个时候,皇长子朱和圳已经快三岁了,按大明的惯例,三岁就可以册封为皇太子了。

永兴帝朱慈烺并没有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那么莫名其妙,直到死都没册立皇太子,也没有神宗万历皇帝那么喜欢标新立异,硬要把庶出的三子朱常洵立为皇太子,在立皇太子这件事情上,朱慈烺是相当积极的,早在年初,他就昭告天下,准备册立嫡长子朱和圳为皇太子。

及至七月,皇长子朱和圳即将年满三岁,前来庆贺的队伍便不断涌入京城,就连远在奴儿干都司的太师卫国公张斌都赶回来了。

这会儿奴儿干都司故地差不多已经全部纳入大明掌控,蒙元额尔额部也慢慢开始向大明靠拢,至于罗刹国,也就是欧陆的俄国,张斌也只是驱赶了几个殖民探险者的队伍,根本就没遇到他们的正规军。

奴儿干都司的事宜已经接近尾声,大明四境也差不多已经一片太平,这个时候,大明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开拓殖民地了。

不过,在开始殖民之前,有些事情必须先明确,比如,打下殖民地之后利益怎么分配。

这殖民地的主要利益当然是归属朝廷,但是,也不能所有利益全部归属朝廷,毕竟远赴数千里甚至数万里去开拓殖民地并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如果没有一点利益,白做工,相信大家都不会有太大的积极性。

如果大家都没有积极性,这殖民地开拓那就有点闹笑话了,欧陆列qiáng可是对打下殖民地甚至发现殖民地的探险者或者领军将领都有重赏的,如果大明没有一点奖赏,谁愿意无缘无故跑几千里甚至几万里去探险。

所以,这个利益分配或者说奖励机制必须先明确。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自己的退路。

权臣只有末路吗?

张斌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好像历朝历代,凡是权倾朝野的权臣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就算当权者自己没事,他的后人也会遭到清洗,当然谋朝篡位的人除外。

他不想谋朝篡位,也不想自己或自己的子孙遭到清洗,他只想好好过下去,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个,貌似难度很大,要是其他朝代又或是大明其他时期,他这个愿望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但是,现在,实现这个愿望貌似是有可能的,因为现在大明的疆域已经大到恐怖了,而且,随着殖民地的开拓,大明的疆域必将越来越大,这么大的地方,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容身之所吗?

他相信,只要朱慈烺格局够大,要实现这个愿望并不难。

这次回京之后,他依然是第一时间跑到皇宫看望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外孙,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去找朱慈烺,直到第二天早朝结束,他才不疾不徐的来到御书房。

这会儿朱慈烺可没以前那么忙了,上午他一般是坐御书房看看书,学习学习,又或者思考一下治国之道,到了下午内阁各部的奏折陆续交上来了他才会选择性的抽查一部分。

他现在都抽查出经验来了,每天,他不一定会抽查某一个人的奏折,有时候他会抽查一两个人的,有时候他会从所有人批阅的奏折中随意抽查一些,有时候他还会挑一些比较重要的奏折出来找人商讨一番,总之,这会儿内阁大学士没人敢徇私舞弊,因为朱慈烺自己都不知道会抽到谁的奏折,他们谁又敢保证自己的奏折会被抽到。

他越来越体会到师傅给他想出的这个的好了,用此法,自己不但能掌控朝政,还不用像以前那么忙,甚至还有大半的时间看书学习,提高自己,每天晚上还有充足的时间去陪陪皇后、各宫嫔妃和自己的子女,这日子过的滋润的,这才叫当皇上嘛。

他正坐那悠闲的看着书呢,外面小太监突然尖声道:“太师卫国公求见。”

朱慈烺一如既往的起身相迎,又是搀扶,又是赐坐,全当自己是弟子,当然,张斌也没全当自己是师傅,该有的礼节他还是很注意的,双方一番见礼之后,朱慈烺便略带埋怨道:“师傅,昨天你怎么没来看朕呢?”

张斌微笑道:“皇上恕罪,昨天微臣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听闻下午一般是皇上批阅奏折的时间,微臣不敢前来打搅。”

朱慈烺亲切的道:“师傅,不要这么见外吗,朕也就是随意抽查一些奏折,抽多少其实都没什么关系的。”

张斌闻言,不由点头赞赏道:“皇上英明,已然深得其中jīng髓。”

朱慈烺略带得意道:“这个其实也简单,只要让他们摸不出规律,就没人敢乱来。对了,师傅,奴儿干都司的事怎么样了?”

张斌详细的汇报道:“这会儿铁路已经修到满径卫了,辽东屯卫正在原都司驻地的旧址上加紧修建新城呢,估计今年城池主体就完工了,随着铁路的修建,整个奴儿干都司估计明年就能全部回归大明掌控。”

朱慈烺闻言,不由抚掌大赞道:“太好了,这样一来,历代先祖所有疆域朕都收回来了,大明终于迎来前所未有的盛世了!”

张斌点了点头,赞许道:“皇上天资聪慧,英明神武,未来成就必将超越历代先皇。”

朱慈烺闻言,不由尴尬的笑道:“朕哪有那么厉害,全靠师傅帮衬,全靠师傅帮衬。”

张斌却是摇头道:“皇上,您过于自谦了,俗话说的好,这世上千里马常有,伯乐却不常有,没有皇上慧眼看重,微臣纵然是那千里马又能如何。”

这话明显有拍马pì的成分在里面,不过朱慈烺已经听惯了拍马pì之言,张斌这样微微拍一下,他倒没觉着有什么不正常,相反,他还觉得受用的很,师傅这么夸奖自己,难得啊!

张斌这么拍马pì自然是有目的的,他一看朱慈烺受用的表情,立马顺势道:“皇上,请恕微臣斗胆说一句,我们可不能安于现状,毕竟这海外还有无数的土地,如果我们大明不锐意进取去争夺,让其他国家夺了去,发展起来了,他们必定会反过来打我们大明的主意。”

朱慈烺点了点头,谦逊的道:“师傅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应该怎么去争夺呢,师傅可有定案?”

张斌自然早已成竹在xiōng,他毫不犹豫的拱手道:“微臣斗胆,还请皇上取张最新的世界地图来。”

朱慈烺闻言,毫不在意的起身从书架上翻出一张最新的世界地图,摊在书桌上,随即诚恳的道:“师傅请指教。”

张斌也不含糊,他指着地图教导道:“所谓远交近攻,如同欧陆列qiáng那般到处乱抢其实并不可取,最好是从我们周边慢慢蚕食慢慢扩张,将所有疆域连成一体才能确保以后不出问题。微臣以为,我们将扩张方向定为这四处最为妥当,在东南方向,我们可以自南洋向莫卧儿帝国扩张;在西北方向,我们可以自奴儿干都司向西伯利亚汗国扩张,在东北方向;我们可以自奴儿干都司向美洲西海岸扩张;在东南方向,我们可以自旧港府向南扩张。”

朱慈烺盯着地图,连连点头道:“嗯嗯,师傅说的有道理,像那些欧陆列qiáng东一块西一块到处乱抢的确不方便管辖,将所有疆域连成一体才是最好的扩张方法。”

张斌暗自注意着朱慈烺的表情,紧接着问道:“皇上,有个问题不知道您考虑过没有,这开疆扩土之功是不是要有相应的奖励呢?”

朱慈烺闻言,不由一拍额头懊恼道:“哎呀,师傅不说朕还真忘了,开疆扩土之功可是天大的功劳,这都不奖励,那就荒唐了,师傅为大明打下这么多的疆土,朕还没奖励呢!这怎么奖励呢,师傅都位至国公了,要不给师傅封个亲王?”

张斌闻言,错点晕倒,什么亲王啊,牛头不对马嘴。

他连忙暗示道:“皇上,异姓封王万万不可,还有,这开疆扩土也非微臣一人之功,皇上如果觉得应该赏赐,可效仿欧陆列qiáng赏赐土地和殖民地的部分收益。”

朱慈烺闻言,不由好奇的道:“噢,欧陆列qiáng是怎么赏赐的?”

张斌详细的解释道:“是这样的,皇上,欧陆列qiáng,伯爵以上一般都有封地,而且封地一般都在边疆,这样就能给本土加上一层守护,而开疆扩土之功一般都会给予其开拓疆土的部分收益作为奖励,以鼓励大家开疆扩土。”

朱慈烺想了想,这才恍然道:“嗯,这个作法的确不错,师傅,要不朕将南洋承宣布政使司封给你,怎么样?”

卧槽,你不知道南洋有多大啊!

张斌连忙摇头道:“不不不,皇上,太大了,微臣承受不起,而且开疆扩土的功臣也不止微臣一个,每人最多赏赐个州府的封地就了不得了,哪能赏赐一个行省啊!”

朱慈烺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好,师傅,你想要哪个州府,朕封给你。”

这倒不是他过于慷慨,主要现在大明州府数百,封一个出去,他还真不怎么心疼。

张斌闻言,连忙顺势道:“皇上您应该知道,微臣的故乡就在福广,而且微臣在东番多年,对那里相当的熟悉,如果皇上能将东番封给微臣,微臣感激涕零。”

朱慈烺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好,那就将东番封给师傅,其他人呢,这次正好册立太子,有功之臣都封赏了吧,正好讨个双喜临门,普天同庆的彩头。”

最后,在张斌的建议下,朱慈烺这次又册封了四个国公,并且每个国公都赏赐了封地,这四个国公分别是:

郑国公郑芝龙,封地南洋承宣布政使司旧港府;

晋国公俞成龙,封地南洋承宣布政使司新港府;

辽国公卢象升,封地东南承宣布政使司大古府;

凉国公孙传庭,封地陕西行都司哈密卫;

这下,可把其他永兴勋贵刺激坏了,大家都憋着劲,全力为大明开疆扩土,大明的疆域不断向四周延伸,接下来,戚元功、曹文诏、毛文龙等纷纷晋升国公,也有了自己的封地。

而张斌将家眷全部迁移到东番之后便率领舰队覆海万里来到了美洲西海岸,开始了新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