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潮湿(1 / 1)

作品:《目标700米

在“伊娃采维奇”的路口处,从延绵蜿蜒的装甲作战集群队伍中分离出一列小队伍,与大队伍以两个方向前进着,“新任车长”艾里希少尉不让我们随意打开坦克舱门透气,但我依旧能听到战斗室外密集的履带铰链叮啷作响,以及各种引擎高速转动时的声音。

路边的桩子上的铁皮路牌,破旧且锈蚀无力地挂在木桩上,被风吹的疯狂的乱舞,发出烦人的啪啦啪啦声。

外面的风也越刮越大,透过观察窗可以明显地看到,头顶的天空在逐渐变得阴沉下来,在高空浓密的云层中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闷雷声。

我们正在前往的“伊娃采维奇”以北地区---那边的天空已经完全阴了下来,黑压压的云层笼罩在上空,在云层中时不时的还闪过一道道闪电,形状诡异的乌云露出瘆人的笑脸,过了几秒钟传来如同怒吼般的雷鸣声,地面的国境线上狼烟四起,重型轰炸机在云层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大地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狂风挂起地面的小石子拍在ii型三号突击炮的战斗室外壁,发出叮叮的响动,战斗室内的艾里希少尉低着头翻看着手里的地图册和简报,还时不时的摆弄身边的无线电电台。他扭动着电台上的调频钮,想要联系上已经失联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装甲侦察队。

“咔哒。。。25侦察队,25侦察队,我们正在前往支援你们的路上!收到请回复!“

“嘶嘶。。。。嘶嘶。。。。。嘶~~~~“

“咔哒。。。25侦察队,25侦察队,我们正在前往支援你们的路上!收到请回复!“

“嘶嘶。。。。。嘶嘶嘶嘶。。。。。。“

。。。。。。。。。。。。。。。。。。。。。。。。。。。

他试了数次,皆没有任何回复,除了短波电台里地面杂波发出的白噪声。

“该死!“

他低声骂道,然后又扭动了一下调频钮,切换到了分队频率上。

“这里是26装甲侦察分队突击组”暴风突击组“组长,艾里希少尉,请求和分队队长舒尔特上尉通话!”

说着他松开了信号发射按钮。

“咔哒。。”

不一会,无线电里传来了分队长的声音。

“嘶。。嘶嘶。。这里是26装甲侦察分队队长座车,舒尔特上尉接收。请讲。

“指挥官,我们所前往的目的地有没有确切的侦察报告?以及苏联守军的兵力部署报告?“

“咔哒“

“嘶。。嘶嘶。。舒尔特上尉接收。“暴风突击组”组长艾里希少尉,等到接近了目的地后你就会明白的!你在军校学习的时候难道没有上过军事通讯资源课吗?现在,保持分队频率通畅,不要再问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了!通话完毕!“

“该死!“

艾里希少尉骂道。

我们沿着“伊娃采维奇”的支路行驶了约摸有20多分钟,天空彻底阴了下来,就好像傍晚的天空一般,夏天的太阳透过浓密的乌云照下来,在天边散发着一种骇人的红褐色的光,伴随着一条条刺眼的闪电,阵阵雷声和炮声。我们仿佛身处炼狱,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大雨如期而至,如同有人在用水龙头向下浇一般。

“篢!!!~~~篢篢篢!!!~~咔啦啦啦!!!!!哗哗哗哗哗~~~~~”

瓢泼大雨浇在ii型三号突击炮的顶上,雨水顺着顶舱盖的缝隙,一滴滴的流进战斗室,滴到了我头上。

大雨击打在地面,并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层层水雾,天色暗淡,分队里每辆装甲作战车辆的能见距离不超过10米,根据作战规章标准,艾里希少尉让斯科特打开车头的照明灯,和车尾的红色指示灯。

我耳边基本上全部都是哗哗的雨声,狂风有时把雨幕吹向另一边,雨水击打在铁板上的频率就变小,但有时候狂风似乎在从天上竖直的往下吹,雨水便好似泼在铁板上一样,顺着舱门缝隙流进战斗室内的雨水就更多了,我的帽子基本上都湿透了,不得不摘下来把他拧干。

桑恩那个位置更是倒霉,舱门正好开在他头顶,舱门边的缝隙还稍微大一些。外面下大雨,他那里下小雨,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掏出香烟,递给正坐在他左边的艾里希少尉一根,又分给我和斯科特一根。

“。。这鬼天气!真晦气!我在卢布林的营区开始还没怎么洗过衣服呢,现在倒好,直接强制性帮我洗了。。。。。“

桑恩埋怨着雨天。

无线电台中突然传来了队长的指令

“嘶。。嘶嘶!26装甲侦察分队,各装甲作战车辆编组注意!这里是队长舒尔特上尉,马上进入目标位置,进入作战状态!各编组组长指挥官做好准备,随时都有可能接敌作战!“

艾里希少尉连忙打开短波无线电台回复到。

““暴风突击组”,组长艾里希,收到!“

回复完,他再次转动调频钮,调到“暴风突击组“的频率。

““暴风突击组”各装甲作战车辆乘员注意!马上进入目标位置,随时可能接敌作战,各车车长注意周边情况,如有问题及时向我汇报。现全车通讯联络交由各车车长负责!完毕!”

“1号车,车长鲍恩,收到!”

“2号车,车长库格尔,收到!”

“。。装填员桑恩,咱们还有多少弹药?“

艾里希少尉边把地图什么的纸质易湿的东西包进防水袋,边问着桑恩。

“。。车长指挥官,我们目前还有44发7.5cm备弹,之前在科布林补给过,其中30发高爆榴弹,14发被帽穿甲弹。“

“好的!全体乘员!做好战斗准备!“

“是!指挥官!“

说着,艾里希少尉戴上帽子和集话器,起身打开头顶的舱门,探出头去,顶着大雨查看着周围的情况,狂风在他打开舱门那一刹那裹挟着雨滴冲进了战斗室内,战斗室内一片狼藉,我赶忙把主炮的rblf-32型瞄准镜的目镜用布挡了起来,免得到时候真打起来,再出什么问题。

车队驶过一个俄罗斯风格的木制教堂旁,教堂的大部分建筑在炮火中被摧毁,唯有一个似倒非倒的木制钟塔依旧拄在地面上,狂风吹进千疮百孔的木制钟塔里,发出危险的嘎吱嘎吱声,并撼动了钟塔顶端的一口厚重的大铁钟,在暴雨中发出令人心生寒意的咚咚声。

“咚!~~~。。。。嘎吱嘎吱。。咚!~~~~~。。嘎吱嘎吱。。咚!~~~~~~。。“

“天啊!这是什么鬼动静??该死的!!。。卢克,我给你两帝国马克,求你一炮把这鬼东西轰塌吧!。。”

斯科特被这动静吓了一跳。

“。。。。天!。。这简直是地狱。。。。”

桑恩也从观察窗看着外面这骇人的景色咕哝着。

明明应该是明亮的上午天空,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色却是黯淡的,散发着红褐色光的天空,那红褐色的光撒到千疮百孔的钟塔上,撒到雨中行军的装甲作战车辆的装甲板上,撒到站在舱门口的艾里希少尉的脸上,折射出一种可怕的,死亡一般的颜色。

履带下的土路也在大雨的浸润下变得泥泞起来,在遇到一些较深的坑洼时,ii型三号突击炮窄小的履带甚至还打起滑来,不过在强有力的引擎的带动下,履带碾过一个个泥洼,并没有掉队。

过了会,雨不再下的像之前那一般大了,稍微缓和了一些。于是我看向主炮瞄准镜,前方不远处,透过雨幕显示出一个村庄的轮廓,那是个不大的村庄,散布着几座木屋,但我没有看到任何村民,或者防守的苏联士兵。。。。